@ 2019.12.01 , 13:00

地球表面上毫無生機的一處地方

地球上的生命存在于極端的環境中,從干燥的沙漠到冰封的凍原,再到海洋最深處的海床上那滾燙、有毒的火山口。但根據一項新研究,不是每一寸的地球表面都有生命存在,科學家就在埃塞俄比亞發現了一塊寸草不生的地方。

在Dallol(寬干谷),科學家進行了數次測試,然后發現這里真的是毫無生機,就連微生物都沒有,這和此前的研究形成了對比。寬干谷是地球上最極端的環境之一,這里極為炎熱,鹽分和酸性也非常強。寬干谷處于埃塞俄比亞的達納基爾洼地,它的水池覆蓋了整個火山口,由于極度的地熱活動,這些池塘中滿是鹽、有毒氣體和沸騰的水。

即便在冬天,白天的氣溫也能超過45攝氏度。一些超高酸性和含鹽的水池甚至有著負的pH值。

該發現于周五發表在了《Nature Ecology&Evolution》上。

“在分析了比此前研究更多的樣本后,同時采用了充分的控制避免樣本被污染,再加上校準良好的方法論,我們證實了在這些含鹽、滾燙并且超高酸性的水池中,以及鄰近富含鎂的鹽湖里都不存在任何的微生物,”
來自該研究論文的作者、法國國家科研中心的生物學家Purificación López García說道。

不過,在這些水塘之外卻是另一番景象。

“在地熱點周圍的沙漠和鹽谷里,存在著種類繁多的嗜鹽古菌(halophilic archaea,一種原始的喜鹽類微生蟲),但無論是在超高酸性和超高鹽分的水池里,還是在寬干谷富含鎂的黑色和黃色的湖水中都沒有它們的身影,”López García說道,“盡管如此,但由于風和游客的影響,該區域中的微生物擴散仍很劇烈。”

研究者們開展了大量的遺傳標記排序,想要找到并分類出任何可能存在的微生物,并且還利用培養皿尋找細菌,用細胞計數法來檢測單體細胞,同時還用到了鹽水化學分析、電子顯微鏡以及X光譜儀。

研究者表示,猛地一看,富含硅的礦物質有點像是微生物細胞。不過他們的分析揭示了這種差別。

“在其他的研究里,除了樣本可能受附近土地古生菌的污染,這些礦物質微粒可能也被解釋成了細胞化石,而實際上它們是在這鹽水里自然形成的,即便這里沒有生命,”López García說。

科學家利用生命存在于地球最極端的環境中這一證據,來作為太陽系和以外的行星上可能存在生命的類比。研究者警示說,在本案例中,僅僅是存在液態水或者類似于細胞的東西以及顯微鏡下的一些東西具有生物學特征,并不意味著就有生命存在。

López García說:“我們的研究提供了證據,證明地球表面上有一些地方,就好比寬干谷的這些水池,即便有液態水但也還是毫無生機。”

寬干谷的水池能夠阻止生命形成是因為其中含有一些化學屏蔽物,比如離液序列高的鎂鹽,它能夠分解掉水中的氫。再加上高鹽、高酸以及高溫的環境,生命體在這些水池里討不到一點好處。

“我們對其他星球類似環境中能發現生命形態不抱希望,至少從一個和地球生物化學過程相似的生物化學過程上看是這樣的,”López García說。

研究者將會繼續研究這些水池,以進一步理解這種生命極限。

本文譯自 CNN,由譯者 Diehard 基于創作共用協議(BY-NC)發布。


支付寶打賞 [x]
您的大名: 打賞金額:
已打賞蛋友(1): 天線線
贊一個 (12)
猫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