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1.04 , 08:00

李顯龍:差點成為一流數學家的政要

或許是數學歷史上最后一位集大成者的大衛·希爾伯特曾經說過:一門學科的生命力主要體現在它是否能源源不斷地產生有價值的問題;缺乏問題,則預示著學科的死亡或發展停滯。

毫無疑問,數學家從來不用為此擔心,他們有太多未解決的難題。其中,有些問題表述相當初等,卻令人無從下手。著名的如哥德巴赫猜想,考拉茲猜想等。

前文提及,陶哲軒在考拉茲猜想上取得了重大突破

所謂的考拉茲猜想,就是大名鼎鼎的3x+1猜想。具體的內容是說,任取一個自然數x,如果x是偶數,則除以2;反之,3x+1后,再除以2;如此得到的數字記為x1,對x1繼續執行如上的操作得到x2……如此反復,最終必然能夠得到數字1!

整套運算都沒有脫離加減乘除的范圍。

話說,去年12月,在東南亞諸國的政經新聞里,意外地出現了“考拉茲猜想”這個詞。圣誕節前夕,新加坡總理李顯龍通過官方發布,自己將開啟半個月的假期;陪伴家人,閑暇之余會閱讀陶哲軒關于考拉茲猜想的最新論文。他相信自己會度過一段愜意的時光。

或許很多人看到這則消息,出于禮貌而未宣之于口,心里想得卻是:您看得懂嗎?

好吧,人家真的能看懂。

李在英國劍橋拿到了數學博士學位,而他的當時導師是Béla Bollobás。后者在一般公眾中或許知名度不高,但卻是數學界中真正的大師。Bollobás是當代圖論、組合學以及泛函分析領域的絕對權威。他編寫的關于隨機圖論和滲流理論的教材,是該領域最重要的參考書。他在劍橋時指導的另一位學生——威廉·蒂莫西·高爾斯爵士(Sir William Timothy Gowers)是1998年的菲爾茲獎得主,他本人也是幾個最重要數學獎項的評審之一。

Béla Bollobás在圖論和組合學上的工作似乎有個特點,就是將其當做工具,來解決數論、泛函分析或偏微分方程領域中的問題。高爾斯的獲獎理由之一就是把組合學工具巧妙地應用在巴拿赫空間之上,取得了理論上的重大突破。

2006年在新加坡參加學術活動時,Bollobás接受了當地研究院專訪。他說,不清楚李小時候有沒有表現出神童的資質,但是他在劍橋的時候非常出色,是他當時最有天賦的學生,沒有之一。他曾經苦勸李光耀(李顯龍之父),讓他兒子留在英國或美國做數學,他保證李會成為世界一流的數學家。

李光耀回答,如果他讓自己的兒子留在國外,會讓人們誤解說新加坡是一個沒有前途的地方。

本文譯自 headtopics,由譯者 majer 基于創作共用協議(BY-NC)發布。

上面是新聞出處,^本文主要參考Bollobás的訪談記錄而成。按一篇博客的說法,上面這段逸事未見于李家父子的任何傳記。


支付寶打賞 [x]
您的大名: 打賞金額:

贊一個 (81)
猫先生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