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1.11 , 10:00

日本的情況看起來不妙:裁員增加、AI取代人力、基礎設施崩潰

原文時間為2019年12月22日

12月第二周的《周刊現代》擔憂,日本公司停滯不前,而且他們的“引擎”問題可能是無法修復的。

現在沒人想要看到壞消息。現在是快樂的季節,除舊迎新。而且今年的獎金還上漲了——事實上,漲的還不止一點點;接近自1959年以來都沒出現過的峰值水平了。《周刊現代》表示,事實上一旦人們在歡慶過后就會看到殘忍的現實,而且由于不可救藥的樂天主義,人們還沒有準備好接受這樣的現實。

該周刊聲稱,上漲的獎金暗示著一個繁榮的經濟——但卻是一種誤導。周刊引用了《日本經濟新聞》一個針對1712個主流日本公司的調查,指出這些公司的利潤每年都在下跌,總共下降了14%,加在一起有大約17萬億日元。其中下跌最急劇的出現在電子電器行業——下跌了54%。化工產品下跌了22%;汽車行業下跌了16%。為什么呢?很簡單:沒能適應快速變化的時代。

《周刊現代》表示,將鍋甩給中美貿易摩擦是一種挽回面子的謠傳。我們很快就能看到,這兩個超級大國達成統一。但周刊很確信,日本并不會因此走出泥沼。就拿電子產品來說,中國的電子產品尤其暢銷,便宜的電腦銷往世界各處,其他亞洲國家做的也不錯。美國制造商通用電氣(GE)無法與之競爭,于是就另辟蹊徑,轉投工業軟件和醫療器械。日本的公司或許應該學學這些經驗,但他們沒有——他們一如既往的辛勤工作,并且忍受著那些不可避免的后果:在全球范圍內變得越來越可有可無。

《周刊現代》痛惜道,日本的解決方法既不是創新也不是適應,而是“重組”——大規模裁員的一種委婉說法。松下集團宣布重組會持續到2021年。而這只是一個開始。

出生在上世紀70年代嬰兒潮的那代人即將進入50歲。他們處于自己職業生涯的黃金期,收入能力也位于巔峰——這也讓他們的雇主感到絕望。他們精力充沛又經驗豐富——而且薪資又高。擺脫了他們,經營支出就會縮減,那些身處泥潭中的企業就能得到一些喘息的機會。2019年的上半年,大型企業已經讓8200名年齡在50歲及以上的員工提前退休。這幾乎和2018年全年的數字相等了。麒麟集團更甚,提前退休的年齡為45歲及以上。而同一時期,政府正在積極推進工作到70歲甚至更久,以緩解日本緊張的養老金制度。

艱難、疲憊不堪的員工還面臨著其他的威脅。外來勞工是一個,人工智能則是另一個。比如說服裝業的領頭羊優衣庫,他們一半的IT員工都來自印度,還有三分之一來自中國大陸和中國臺灣。不光是IT,還有營銷部門:日本的專員不僅要和自己人競爭,還要和來自世界各處的對手競爭。

個人可以通過勤奮和訓練贏得競爭,但在和AI的競爭中,人類幾乎沒有還手之力。根據預測,現如今崗位的40%到50%在未來的10年或者20年中都會被人工智能所取代。《周刊現代》表示:“拜拜了,白領工作。”

一個不同但是相關的問題出現在基礎設施上。該周刊指出,日本正在快速崩潰。交通部數據顯示,到了2021年,日本國內40%的橋梁和31%的隧道都將到達50歲的“高齡”。預計有68000座橋梁存在潛在的危險。加固和更換則需要龐大的人力和巨額的費用。它們從哪里來?似乎沒人知道。

還有幾天就要2020年了。奧運會和殘奧會是這一年的盛事。日本將會閃耀在世界舞臺之上。日本國民的自豪之情也會飆升。

《周刊現代》潑冷水的總結說,奧運會看起來像是日本最后的狂歡了。

本文譯自 JapanToday,由譯者 Diehard 基于創作共用協議(BY-NC)發布。


支付寶打賞 [x]
您的大名: 打賞金額:

贊一個 (20)
猫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