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1.15 , 12:00

日本都市夜生活的黑暗面

夜生活很有意思,是人們逃離乏味日常生活的一種方式。但不幸的是,它也有著陰暗的一面。就拿萬圣節說吧,這曾經是天真的孩子們扮鬼討要糖果的節日,現在卻被年輕人和澀谷弄成了一場人擠人的混亂鬧劇。

萬圣節一年只有一次,而夜生活在一年之中從不間斷。夜幕降臨后,你褪去了社畜的外皮,離開了白天工作的地方,去往了夜間燈火最閃耀的地方。如果你在東京的話,肯定會去澀谷,或者是新宿區。不滿于只報道表層現象的《SPA!》雜志不禁疑問原因何在。當然不是因為缺少素材。也許是因為太耳熟能詳了,根本用不到報道這些。因此該雜志深挖了一下表層之下的東西,然后發現——表層之下隱藏的不是什么樂事,而是重重陷阱:犯罪、謀殺、詐騙、非法賣淫等等。太糟糕了!為什么要用赤裸裸的現實破壞一段好時光呢?

說到喪失純真。在澀谷最好的一個例子是《SPA》雜志注意到了“免費擁抱”的潮流—“覺得孤獨么?讓我給你一個純真的擁抱;你會感覺好一些的”—已經演化成了“感受一下我的柰子”。回想起來,這種轉變盡管讓人遺憾,但似乎是不可避免的;只不過是時間問題。

新宿更為復雜。這里倒是沒多少純真可以喪失。歌舞伎町是新宿的娛樂中心,而賣淫長久以來一直是這里的特色。當地導游Masanori Sendo對雜志說,在過去在這條街上拉客的外國人都來自東南亞。(感謝siriux指正)他說最近很多都來自于肯尼亞和西班牙這類遙遠的國家,而且歌舞伎町的范圍也擴大了許多,最外圈已經接近一所小學了。

假鈔則是另外一個問題。它的源頭是個謎,但是卻折磨著情侶酒店和情色娛樂行業。他們對這些假鈔也沒什么辦法。因為他們中許多都處于合法和非法之間的灰色地帶。對他們而言,報警就意味著不僅沒得到保護,可能還把自己搭進去了。

新宿的牛郎店繁多,而“牛郎店記者”Tomoya Kokorono報道說最近的自殺率有上升——他說每2到3個月就會有牛郎店的顧客從高樓跳下自殺。對此他沒有給出解釋,但還有一件事:去年5月份的時候,有一名牛郎被定是不滿到極致的顧客捅傷。這名牛郎傷愈后又復出工作,甚至還用這起事件給自己宣傳造勢——但似乎沒奏效。Kokorono的總結是:“歌舞伎町這地方很苦。”

大阪是“日本頭號賺錢的夜總會”Kita Shinchi的所在地。這里最大的客戶是20多歲有著各種各樣投資收益的年輕暴發戶。這里的職員觀察到了這些暴發戶中一些人的古怪之處。他們都是常客,不厭其煩的來,直到有一天他們突然人間蒸發,再也沒有出現過。他們能遭遇什么事兒?似乎是兩件事中的一樣。要么是因為詐騙被捕,要么就是淪為了詐騙的受害者。

這些似乎就是《SPA!》雜志想要說的夜生活的黑暗面。

本文譯自 JapanToday,由譯者 Diehard 基于創作共用協議(BY-NC)發布。


支付寶打賞 [x]
您的大名: 打賞金額:

贊一個 (10)
猫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