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1.20 , 15:03

一顆來自兩千六百年前的完整大腦

原文:https://www.inverse.com/article/62194-how-an-ancient-human-brain-survived-2600-years

大概兩千六百年前,在那個人類剛開始鑄鐵造劍的時代,一位男士不幸丟掉了他的腦袋。接下來,這顆鐵器時代的現實版奈德史塔克之顱就靜靜的鉆進粘土層里呆著了,直到2008年,它被約克考古信托基金的研究者們刨了出來。發掘地點在黑斯林頓,一個英國約克郡的郊區小村。

頭骨里藏著的東西著實震驚了研究者們:那就是一大塊新鮮的腦子!——當然是相對它的歲數而言。這塊如今被稱為黑斯林頓之腦的腦組織,雖然縮了點水,但它上面的溝回和褶皺仍然清晰可見。 它是歐亞大陸上目前發現的年代最久遠的古代腦組織,而且很可能也是保存最完好的古代腦組織。

一顆來自兩千六百年前的完整大腦

本周《皇家學會界面雜志》上發布的一篇研究,揭示了這顆腦子是如何躲過時間這把殺豬刀的。

過去十年里,科學家們一直在想辦法搞清楚這個問題。研究過程中,研究者們注意到,除開碩果僅存的這一顆,再沒有任何其他鐵器時代的大腦能在沒有人工干預的情況下保存得如此完好。 這是因為在人死后,人腦會飛速的降解掉。當一個人去世后,自溶解過程就隨即開始,導致人體組織和器官快速腐敗。大腦百分之八十都是水,它站在腐敗過程的第一梯隊。研究表明,只消五到十年,腦組織就會被分解的無影無蹤。

所以黑斯林頓之腦的金剛不壞屬實難倒了科學家們。大部分人的腦子十年風霜都經不住,何況要在土里埋上千年呢?除非經過了人工防腐或冷凍過程。

然而,經過了一系列復雜的分子和統計分析,研究者們最終發現了黑斯林頓之腦經久不壞的秘訣:蛋白質聚集大法。這意味著這顆大腦自己給自己做了防腐。研究者們進一步的觀察發現,他們發現支撐大腦神經元和星形膠質細胞結構的幾種蛋白質,在腦組織里緊密的聚集成了團。這些蛋白質聚合體幫助這顆大腦在漫長的時間里感受歲月靜好,它們拖慢了自然降解的過程。
令人感到驚奇的是,研究者們同樣發現,現代人大腦中的這幾種蛋白質,要比黑斯林頓腦中的更加穩定。而蛋白質穩定性可是蛋白質功能性的一種非直觀體現。

蛋白質聚集通常象征著像阿爾茨海默癥和帕金森癥這種大腦病變,不過研究者們并沒有在這顆古代大腦中找到患病的證據。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科學家們也沒搞清是什么引起了這關鍵的蛋白質集群過程,他們推測和顱骨被埋葬的地點有關。

無論如何,研究小組的成果都有望啟發現代人腦防腐技術革新——不論生前還是死后的。這還真是古人留給我們的寶貴遺產啊。


支付寶打賞 [x]
您的大名: 打賞金額:

贊一個 (13)
猫先生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