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2.11 , 19:24

歷史上5個蠢蠢的死法

1、“騎士”之死

1875年,一個工廠的女工在工作臺上發現了一只老鼠,嚇得尖叫。她的尖叫聲引起了一位不知名男士的注意,于是他大步向前用兩只手抓住了這只老鼠。但他沒抓緊,老鼠從他手里遛了出來嗖嗖的爬到了他的身上……最后鉆進了他大張的嘴里,然后一直鉆進了他的喉嚨。

由于無處可去,這只老鼠做了所有老鼠被困后都會做的事:它開始挖。老鼠在這哥們的肚子里一陣亂撕,導致他在“極度痛苦”了幾個小時后死亡。關于這只老鼠后來怎么樣沒有相關的報道,但如果我們要猜的話,那它出來以后肯定比它進去時候胖了不少。

2、為科學嗑藥致死

內布拉斯加州林肯市的直腸病學家Edwin Katskee在1936年時做了一個麻醉藥研究。一天,他決定親自體驗一下自己在臨床上用的麻醉藥的副作用。于是他為自己注射了一大堆的麻醉藥,然后等著藥效發作。用的是哪種麻醉藥?可卡因。

根據他的第一手筆記,一開始還很正常。“瞳孔微微擴張。視力棒極了。”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在他辦公室墻上寫下的筆記就變得越來越龍飛鳳舞了。由于他著急去參加派對,于是給自己注射了一針過量的麻醉藥。

雖然他暫時清醒過來的時間夠他抽上一支煙,但是他很快就又天旋地轉起來。“試驗結果會被記錄在處方本上。”他最后的筆記之一上記錄道,“找一所大學或者學院為我的發現給點意見。他們的評價最好是好的,因為這個試驗我可不會重復第二次。”

的確沒有第二次。他被發現死在了辦公室里。驗尸官斷定他死于自殺,因為真的,有哪個傻缺不想死還給自己注射那么多的可卡因?不過如果他能再等上半個世紀,驗尸官的這個問題應該就有答案了,那就是:槍炮玫瑰。

3、淹死在大便里的外交官們

在12世紀80年代,神圣羅馬帝國的三位教父——圖林根的Ludwig三世、美因茨的Konrad一世以及英格蘭的Henry6世——因為各自的領土發生了一些小摩擦。摩擦一直持續到了1184年,于是他們決定見一面,把話聊開了。這三位約好了在德國的埃爾福特大教堂會面,然后在高層大廳里商談正事兒,與會的還有他們各自的隨從,包括貴族、護衛以及(我們猜的)一些腦殘粉。

這群人里有一些人還穿著最棒的盔甲,以防事情變得刀劍相向。結果,這棟古老教堂的地板突然塌陷,屋里大部分的人直直摔到了下面一層……可是下面那層也斷裂了,這一大幫人又掉到了更下面一個裝滿了屎尿污穢物的停用的糞坑里。

由于驚魂未定和盔甲的重量,一大票人淹死在了里面。神奇的是,故事里的三位主角——Ludwig,Konrad和Henry——幸存了下來,因為他們決定將會談移至那間屋子的窗邊進行。當地板斷裂的時候,他們蹦到了窗臺上,直到后來有人拿梯子把他們救了下來。這要么是歷史上最慘的外交會議,要么就是歷史上最牛逼的刺殺未遂。

4、葬身獅腹的樂隊

1870年6月,James Robinson的巡回馬戲團和動物表演秀來到了堪薩斯州的米德爾頓。為了讓當地人來看這場大型動物虐待秀,馬戲團的經理想出了一招,讓自家樂隊在卡車后面拖拽的獅籠上演奏,然后把車開到街上做宣傳。雖然困難重重,但是這招奏效了。直到有一天。

卡車在米德爾頓中穿梭的時候,突然失控然后出了事故,車后拖拽的鐵籠支撐物遭到了損壞。鐵籠頂部塌陷,整個樂隊一下就掉進了裝滿獅子的鐵籠。

一堆當地人迅速沖進了附近的五金店,然后全副武裝,武器從釘耙到撬棍應有盡有,然后打開了籠門。掉入籠中的10個人,3個人受輕傷,4人重傷,還有3人死亡,“被咬的親媽都認不出來了”。用命做傻逼游戲,只能贏得傻逼獎勵。

5、速度與祭情

“矯揉造作可能是危險的。”從表面上看來,很容易理解著名作者Gertrude Stein的這句話。也就是把“別裝逼了,否則所有人都會討厭你”這句話給說的漂亮些。只不過Stein不是在比喻。她在影射當時剛剛過世的Isadora Duncan,這位舞者和社會名流被她自己的大圍巾給弄死了。是的,你沒看錯。

1927年9月14日這一天,Duncan收到了一輛全新的敞篷跑車。由于她自己不會開車,于是就找來了一位駕駛教練帶她兜風,順便學學怎么開車,而她則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脖子上還系著標志性的超長絲巾。結果絲巾被絞進了車的后輪里,她整個人被猛地拽出正在行駛的車外,摔在路上死掉了。所以說,“矯揉造作可能是危險的。”或者正如幾十年后《超人總動員里》衣夫人說的那樣:“別穿披風!”

本文譯自 Cracked,由譯者 Diehard 基于創作共用協議(BY-NC)發布。


支付寶打賞 [x]
您的大名: 打賞金額:
已打賞蛋友(1): Guuuululu
贊一個 (41)
猫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