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3.25 , 12:00

法國大革命時期人們的衛生有多差

今天的我們認為法國1700年代是一個骯脹的時期,雖然其中可能有些誤解,但有些確實是那么回事。18世紀,相比現在的人,人們對個人衛生的態度比較隨便,原因很多。如今我們隨便可以買到各種清潔用品,在那個缺乏清潔用品的世界,要保持個人衛生昂貴且復雜,除此之外,當時專家認為太干凈反而不健康,18世紀末,醫學和科學方面的進步表明清潔有益,人們逐漸意識到衛生的好處,即便如此,清潔仍然只是屬于精英階層的奢侈享受。

因水質問題,洗澡被認為是危險操作

關于法國1700年代一個常見誤解是當時的人都不洗澡,甚至有傳言路易十四世一生只洗了三次澡。實際上,路易斯在清潔方面投入了很多心思而且經常在凡爾賽宮里洗土耳其浴。不過其余大部分人確實不是經常洗澡,18世紀大部分時期,大部分人用不到干凈的水。無論如何,多數人還是相信洗澡是不健康的,大眾觀念認為洗熱水澡會使毛孔擴張給各種病菌可趁之機進入肌膚,身體上污垢是抵御疾病的保護傘。多數人只是簡單用海綿擦拭或者干洗,用盡可能少的水清洗下體,臉部和雙手。

洗澡最終成為一種政治立場

洗澡有益的觀點傳播緩慢,只有1769年蘇格蘭醫生Willian Buchan發表一本呼吁人們定期洗澡指南書。到1780年代,洗澡有益在法國仍然是一個新概念,即便有人認可,洗澡也只是有錢人的選項。當時還沒有自來水,取水需要到附近的水源,里面的水也可能是臟水,取到水還要把水運回家加熱。關于洗澡權力的問題爭議太多以至于成為法國大革命的一個推動力。1793年法國國民大會健康委員會宣布保持良好衛生是所有公民的一項基本權利。

人們狂噴香水

如各位所想,長期不洗澡意味著身上味很大,與其忍受揮之不去的體味,大部分人選擇用香水掩蓋。18世紀初期,很多人認為可以在香水里面加入藥物成分,于是各種各種東西被加了進去,其中不乏狐貍肺,蝰蛇肉,狼肝,熊脂肪,蠑螈骨灰等奇怪的東西。此外還有一些貴重材料如金,銀,珍珠甚至體液,這些香水噴曬全身甚至毛發里面。18世紀末,香水只用于熏香,以香爐加熱散發香氣,部分有錢人家里還有香水噴泉。法國貴族喜歡香水并且在上面豪擲千金。

長期不洗澡另一個副作用是長虱子,我們都知道虱子代表著瘙癢,而且虱子還引發過傳染病,比如斑疹傷寒。為抵抗虱子,法國貴族開始剃頭并戴上精致假發,然而這并不能阻止虱子滋生,虱子還是會寄生在假發里,更糟的是,頭發用品里面常含有虱子喜歡吃的東西,發油里面含有羊油,豬油,薔薇木油,月桂葉和馬卡沙油等材料。長滿虱子假發最終會用沸水清洗或爐子里烤。不過假發昂貴,和洗澡一樣,對大部分人來說也是一種奢侈的選擇。法國大革命期間,作為貴族身份象征的精致假發過氣,新政權階級選擇了更簡單的剃發。

醫院衛生差且人滿為患

1700年代法國的醫院和現在很不一樣,更像是孤兒和窮人等弱勢群體的避難所,他們來醫院就是為了吃上一頓飯和躲避危險以及免費的醫護。這些醫院的條件極差,1788年法國外科醫生Jacques-René Tenon在他的著作巴黎醫院回憶錄中了描述了法國醫療系統真實情況,巴黎主醫院衛生差,人滿為患還容易失火,需要在醫院過夜的健康人常常就睡在傳染病病人旁邊。Tenon的書引起社會對該問題的關注,法國大革命的政策目標之一就是醫院現代化。

巴黎也不干凈

18世紀,巴黎是歐洲的第二大城市,居住人口600000,但是卻沒有現代公共衛生系統,基本上就是一個糞坑。在巴黎的街道上散散步,膝蓋以下就全是夜香,工業廢料,泥巴和動物內臟的混合物。1852年拿破侖三世加冕后這座城市才終于有了現代下水道系統。

甚至凡爾賽宮也讓人惡心

雖然是最宏偉壯觀的宮殿之一,但也是一個大型廁所。宮殿修建在一片沼澤地上,從1682年修到了1789年基本不間斷在施工,意味著塵土污泥隨處可見。更糟的是,凡爾賽宮有700間房,像樣的廁所只有9間,還住了4000人,這些人經常在走廊樓道里方便。1764年一位訪客將凡爾賽宮描述成死貓,屎尿,積水和蚊子的聚集地。

隨意傾倒夜香

沖水馬桶發明于1596年,但直到1851年才普及,解決大小號問題并沒有什么特別讓人愉悅的辦法,大部分人依靠戶外公廁,夜壺或者地上隨便找個坑解決。清理夜壺的時候,他們有時直接倒出窗外,這對于窗戶下面的路人來說可太危險了。甚至貴族也無法幸免,據說法王路易十六的王后Marie Antoniette和她的弟媳曾經一起散步并在內廷里稍作停留,結果就被高處潑下的一壺夜香濺了一身。

坐浴器是高人氣的廁所新用具

坐浴器(bidet)用來清洗私處和屁股的用具,法語bidet可翻譯成小馬,指人使用坐浴器的方式,要使用坐浴器人必須跨坐在盆上,雖然坐浴器發明的時間尚不確定,不過1710年Christophe Des Rosiers的家里裝有一個。因為當時室內管道系統還沒誕生,初代坐浴器也只不過是個盆子,很多衛生用品一樣,坐浴器成為了身份象征,甚至拿破侖的心愿之一就是擁有一個純銀坐浴器,法國革命后,坐浴器開始在妓院中流行。如果條件不行買不起坐浴器,他們就得用手邊的東西,如樹葉,草皮,報紙,玉米穗,貝殼或者自己的雙手清理。

月經是禁忌話題,皇后的月經例外

18世紀,月經是一項禁忌話題,除非你是貴族。王后Marie Antoniette的月經周期是侍臣和大使們經常討論話題,大臣們密切關注著她的姨媽,畢竟,生育子嗣是皇后的首要任務之一。不過,對于平民,關于月經衛生方面知識他們知道的很少。Dictionnaire Portatif Des Arts et Métiers的上面出現過一種1700年代衛生用品的描述,這種帶子用于月經和產后出血,叫做,穿戴于腰上,腰帶上懸掛有幾層厚的棉巾。

常用汞治療梅毒

梅毒首次出現于1495年法國圍攻那不勒斯期間,因此也叫法國病。三百年后,關于這種病的認識還是很少,治療基本沒有效果。法國大革命時期治療梅毒最常用的就是汞,使用方法多種多樣,口服,涂敷,煙熏(將汞放在火上汽化然后讓病人在上面熏一熏),還有注入尿道。

人們大量使用鉛化妝品

18世紀男女都用化妝品,人們會在臉上打上厚厚粉底,面頰上涂上粉艷的胭脂。不幸的是,化妝品是用鉛做的,雖然大家都知道鉛有毒,但阻止不了法國人用它,含鉛化妝品會刺激眼睛引起發炎,腐蝕牙釉質,引發禿頭,甚至危及生命。

手洗衣服的自制肥皂是日常操作

雖然首臺洗衣機誕生于1780年,但基本上只有有錢人家或私人機構才用的起。大部分人都用手洗,一般人們會把衣物拿去河邊溪邊用石頭或者搓衣板洗。18世紀末之前肥皂都是自制的,為了制作肥皂,人們得將動物油脂煮沸,采集石南植物灰做成堿液,然后將油脂和堿液結合。這導致肥皂腐蝕性太強無法用于肌膚,所以主要還是用來洗衣服。1790年法國化學家Nicolas Leblanc發明一種將鹽轉化成蘇打灰的方法,這種方法可以用來造紙,玻璃,瓷器和肥皂。這種進步也讓肥皂更易于制造,民眾們也更能接觸到肥皂。

牙齒護理水平太差,微笑是粗魯表現

18世紀,牙齒衛生落后,大部分人多少有點爛牙,當時的牙醫就是拔牙師,就連法國國王路易十四世也不能保證自己得到質量的牙齒護理,他上排的牙齒被一個拔牙師給整個拔掉了,導致他每次喝湯的時候湯就會從鼻子流出來。因為很多人的牙齒難看,露齒笑是不受歡迎的。1780年代,法國藝術家Madame Vigée-Lebrun?畫了一幅露齒笑的自畫像,這幅畫就在宮廷中引發丑聞。不過,18世紀末,接受露齒笑的人多了很多。

本文譯自 ranker,由譯者 jasmine 基于創作共用協議(BY-NC)發布。

 

 

 


支付寶打賞 [x]
您的大名: 打賞金額:

贊一個 (23)
猫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