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4.04 , 11:46

發霉啦:我發現我獨特的名字翻譯成印地語是“多余的”

# 本期FML由 和二仙 投稿

Do what you gotta do
今天,由于新冠我們大學宿舍不讓住了。我問我爸媽能不能和他們住一起,他們不讓去,說:“大家要保持間距”。他們不是在開玩笑。現在我沒地方去,疫情結束前我只能住橋洞了。FMl

Influencers know no bounds
今天,因為媳婦在油管上給我閨女開直播,我和她大吵了一架。我覺得誰都能看我孩子這不好。顯然,我太多疑了。她已經把整座房子都拍了個遍,包括閨女的臥室。FML

Tonight, on Asshole Bosses…
今天,我被我經營了差不多6年的公司炒了。州長讓非必須企業停工,人們在家隔離,可老板她不停。我說這不好還違法,她就在開會的時候把我炒了。FML

Words, don't come easy
今天,啪啪中途,我媳婦讓我管她叫“討厭的蕩婦”。我不喜歡這樣,但為了讓她更淫蕩一點,我還是叫出來了。然后她就哭了,她沒想到這樣會讓她這么傷心。現在我不知道她在生我的氣還是她自己的,哪樣我都挺害怕。FML

Slicey machine go thwack
今天,因為新冠的影響,我工作丟了。現在沒錢花還找不到工作。老板為了安慰我,說她丈夫也被炒了,大家一樣在難關里掙扎呢。她工資就12萬英鎊,還剛剛領了3萬的獎金。顯然“我們都挺難的”FML

There's insane and then there's this guy
今天,我們那傻*老板說他以前干過急救,現在公司、WHO、CDC發布的所有應對新冠的措施和方法都是扯淡,然后把我們手套都收了。我們可是管道工公司啊喂。FML

Am I even here?
今天,客人抱怨早餐區太臟亂差,我因為沒打掃那兒還得寫檢查。我現在被滯留在人生地不熟的外國。FML

Run for the hills!
今天,女朋友問我911事件基地組織計劃的詳細計劃。她說她只是希望我知道,因為我是“他們中的一員”。我不知道,我只是伊朗人。FML

Worth a shot
今天,我告訴我愛了一年的人我的感受。他說:“我們兩個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你喜歡,約個炮啥的還是可以的。”FML

Named and shamed
今天,我發現我那挺酷、挺獨特的名字翻譯成印地語是“不想要的,多余的”。我那雙親曾經留學印度五年。FML

Afterthought
今天,男朋友承認我們倆沒有希望的,他搬過來只是為了少付點租金。FML

Checks and balances
今天,我發現我丈夫透支了我信用卡3000$,這徹底毀了我的征信。我們吵架的時候,他就一直說:“你買那個10塊的T恤的時候也沒和我說啊,現在我們扯平了。”FML

Stuck in the middle with you
今天,我得說服甚至祈求男朋友去刷牙洗澡,這已經成為我們的日常了。FML

On the can
今天,我正在Costco如廁,清潔工為了拖地,就把門打開著頂上了。顯然,殘疾人專用衛生間太大了,她都看不見角落里還蹲著個人呢。我還得半蹲著挪過去把門關上。FML

Weeks?
今天,由于疫情爆發,我和男朋友被隔離了。我對所有避孕藥過敏,體內的避孕環也換不了,我們剛剛用完了最后一個套套。接下來的時間是有多漫長啊。FML

Too much of a good thing
今天,我找了份小電影工作室秘書的工作。辦公地點在一棟建筑物的隔音室,不是很正規的那種。隔壁就是個愛情動作片工作室。我每天都能聽一天了。FML

Stuck in TV Hell
今天,我和一大媽一塊兒被隔離了。她始終霸著電視遙控器還不知道怎么用,還近視的看不清電視了。每過五分鐘就聽見她說:“我該怎么著了,我干啥了?”還不讓我幫她。FML

Miscommunication
今天,我男朋友不搭理我了。因為我們啪啪的時候我笑出聲了,他認為我在嘲笑他。FML

Thug life
今天,我家狗成了重罪犯。它破門而入闖到鄰居家里,還往他們地毯上拉屎。現在鄰居想起訴我們。FML

Red Right Hand
今天,我到家發現我爸正在我房間用電腦看毛片。我問他干啥呢,他尷尬的站起來盯著我,邊出門邊說:“你不應該上那些網站。”FML

The Shining
今天,又是我來照看我的那雙胞胎弟弟。他們搶走了我的手機,我一往回拿他們就哭,我都無奈了。我媽媽半小時后發現我正蜷縮在角落里哭。我27了。FML

Hard to bare
今天,我給我老板看手機上的一張圖片。結果她直接拿去了手機還一直翻。我焦急地暗示她讓她還給我,結果還是翻到了我的裸照。FML


支付寶打賞 [x]
您的大名: 打賞金額:

贊一個 (34)
猫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