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4.04 , 12:00

科學家們發現了一只半雌半雄的夜行蜂

廣義上講,自然界的動物們性別基本都是樸實的非公即母。

動物園里的長頸鹿大抵不會站起來指著你嚷嚷:“你竟敢假定我的性別?!”——動物們要么是生殖細胞小的雄性,要么是生殖細胞較大的雌性。這些公公母母們呀,一到繁殖季就會猩猩吸猩猩,情不能自已,通過大家喜聞樂見的的不可描述行為制造下一代。

不過時不時的自然母親也會玩點不一樣的來換換口味,這一回,她老人家整出了一只特立獨行的蜂。沿著它身體中線被整齊分開的身體,呈現出了兩種截然不同的性別。

這種情況叫做雌雄同體,而這也是這種來自美洲中南部的夜行蜂頭一次以這種姿態在科學家們面前亮相。

這只蜂身體的左半部在生理學上被判斷為雄性,這半邊的臉上長了個精致的小下顎,頭頂上戳著一根纖長的觸須,細細的小后腿兒上只長著稀疏的毛毛——按人類的標準來說,十分沒有男子氣概。

而右半邊的模樣那就雄壯多了,觸角更短,下顎上突出的大獠牙凸顯存在感,粗壯的后腿上也長滿了狂野的腿毛,很有蜂群社會作為母系氏族,婦女要頂半邊天那味兒。

不過,這種雌雄同體現象從整體上看其實并不少見,科學家們在至少140種蜂類群體里都發現了這樣的個體,蝴蝶里也有,鳥類里也找見過,連甲殼綱動物里也有哦,就是哺乳動物里目前還沒人見過......其實光想想已經夠嚇人了吧。

不過,至少對蜂類而言,這種個體大多都是以尸體的形式呈現在人類眼前的,比如出現在博物館里,引得我輩驚嘆罷了。

所以這一回,來自康乃爾大學的昆蟲學家艾琳·克里奇斯基就領著一幫研究人員跑到了史密森熱帶研究所,在那里他們趁熱打鐵展開了對夜行蜂晝夜節律的研究,用的是來自巴拿馬的巴羅·科羅拉多島上雨林的那只活陰陽蜂。

畢竟機會得抓緊,大運沒法天天撞——雌雄同體的個體已經很少見,更別說還是活的了,對它的研究能幫助我們對這些迷人兒昆蟲的認識更上一層樓。

“研究這種雌雄同體的現象也許能為解明個體特殊形態特征的演化方式提供啟迪,譬如雌蜂在形態學上雄性化的原因,又譬如這種經過改變的外形對昆蟲在其社會中地位的影響,抑或是產生了新的繁殖方式。”研究者們在自己的論文中寫道。(這段翻譯存疑,我非專業人士,這幾句話譯的我非常痛苦,僅供看個樂呵。)

其實目前人類已經對幾種蜂的雌雄同體個體有了比較深入的了解。比如說2018年就有一項研究,部分揭示了蜜蜂種群中此類個體誕生的過程:

要說起來,膜翅目的昆蟲——蜂啊螞蟻啊蝴蝶啊都在此類,其實他們的性別決定方式都挺像。如果這顆卵是受精卵,那就孵出來雌性。要是沒受精,那孵出來就是雄性。但是2018年那項研究表明,如果有來自第三者,甚至第四者的精子,進入了已經受精的卵(聽起來蠻刺激的嗷),卵就有可能開始分化,產生雄性組織,最終成為雌雄同體。

除艾琳外另有數個研究項目已經開始關注雌雄同體蜂與其他正常蜂在筑巢習慣和求愛方式上的不同處了。而艾琳的小組研究的是能夠同步種群行為與外界環境交互模式的“晝夜節律”,他們也打算觀察下雌雄同體蜂的晝夜節律是否與普通蜂有所不同。

在經過了長達四天的尾行之后,他們發現雌雄同體蜂和普通蜂比起來,起床會早一點。然而它一天中最活躍的時間段會與正常雌蜂比較相近。

就這發現本身而言,那實在說不上是什么重大進展。這可能意味著雌雄同體蜂的大腦已經混淆了不同性別特定的化學信號,而且無法把這兩種信號整合為一。然而也有可能是因為這只蜂就是有些特立獨行,和它特殊的性別沒關系。

但這多少算是個從無到有的發現,如果研究者們將來能找到更多的此類個體,至少他們能知道從哪著手開始。

“對于結果咱們必須要注意,我們手上就這一個樣本。”研究者們這么寫道,

“要想更好的了解夜行蜂這一物種中性別差異對晝夜節律的影響,要想弄明白雌雄同體蜂兩邊都靠不上的奇異行為模式,我們還得需要更多的研究才行。”

研究結果發在《鞘翅目研究周刊》上。

本文譯自 sciencealert,由譯者 Crestfallen 基于創作共用協議(BY-NC)發布。


支付寶打賞 [x]
您的大名: 打賞金額:

贊一個 (8)
猫先生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