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4.04 , 11:00

關于沉默雙子的14個可怕真相

June和Jenifer Gibbons,被稱為沉默雙子,自八九十年代她們怪異的故事登上報紙頭條以來,她們就一直是一個好奇的點。雖然雙胞胎通常都挺親密,June和Jenifer把她們雙胞胎的羈絆帶到了一個新高度。兩個女孩原本來自巴巴多斯,不過后來她們去了英國。她們很少和別人說話而且彼此也不怎么說話,因為日益頻繁的暴力行為她們最終進了精神病院。她們所在布羅德莫精神病院是警戒級別最高的精神病院,在里面待了十年后,姐妹兩淡定表示為了讓June過上正常人的生活Jenifer愿意去死。不久,Jenifer就去了,去的似乎有點蹊蹺。

Jenifer的死因被認定無法解釋的心臟衰竭,沉默雙子的命運也仍然是個謎。因為她們彼此之間的暴力關系,有些人認為June和Jenifer的死有關,而有些人認為Jenifer用某種未知的方式自殺。1986年,英國調查記者Marjorie Wallace發布真實犯罪傳記-《沉默雙子》,里面詳細記錄了兩姐妹間的怪異而震撼的關系。

日記透露出一種仇恨殺心
June和Jenifer的關系一直都不好,姐妹兩似乎彼此嫌棄對方并且經常在日記里記錄她們的關系。June曾經寫過她的妹妹讓她抓狂她極為懼怕Jenifer。另一方面,Jenifer在日記里所寫心情似乎預示了她最后命運。Jenifer說她們已經成為彼此眼中最致命的敵人,她把June描繪成她的影子,她寫道,沒了我的影子,我會死嗎?沒了我的影子,我會獲得新生,自由還是死亡。

因為日益家加重的暴力行為她們被送去精神病院
姐妹兩畢業后變得日益暴力和難以捉摸,她們開始酗酒,抽大麻還經常相互大打出手,甚至試圖置對方于死地。June曾經把Jenifer扔進河里想淹死對方,Jenifer也試圖用線纜勒死June。這種行為最終導致她兩雙雙被送入精神病院。1981年,June和Jenifer一起放火燒了一家商店并造成20萬美元的損失,之后她們還毀壞公物并試圖燒毀一所學院。Jenifer淡定預言了自己的死亡。1993年三月,記者Wallace去醫院采訪兩姐妹,她們正準備被轉移到另一家戒備等級低一點的醫院。采訪中,Jenifer喝著茶一邊淡定的說為了讓June過上正常生活她決定先走一步。轉移途中,Jenifer一路都在沒合眼的睡覺,當她們到達目的地,她沒了反應隨后被宣布死亡。她死于心臟炎癥,但炎癥起因無法確認,此外,Jenifer當時健康狀況良好體內也沒有毒品和酒精。

她們的神秘語言使她們相互孤立
她們說很快的英語還做同步的肢體動作(參考哈利波特中羅恩的兩位雙胞胎哥哥),Jenifer死后,June坦言,雖然起初把這當作是一種游戲,但是這持續相當長的時間姐妹兩也感覺到這種神秘語言讓她們無法自拔也讓她們彼此疏遠。June在一篇日記中寫道,我們彼此壓抑對方,她眼里有種殺意,我的神啊,我害怕她,她不正常,她有神經分裂,有人在逼瘋她,那個人就是我。Wallace表示兩姐妹的日記透露出她們在親密關系中感受到瘋狂與折磨。

她們寫了非常病態的小說
姐妹兩都是小作家,但后來人們認為她們小說里的內容令人不適,June寫了一本名為百事可樂成癮的小說,小說男主發生師生情被送去一所新學校改造,而后被新學校的校警猥褻。Jenifer寫了名為蹦迪狂熱的小說,里面充斥大量發生在迪廳里的暴力故事。姐妹兩都幻想著靠她們的作品出名。1982年,June還通過一個小出版商發布了她的小說。

被分離后她們變成了緊張性精神癥患者
14歲時,姐妹兩的父母和老師擔心她們成長,決定最好將她們分開以鼓勵她們社交,然而適得其反,這對雙胞胎姐妹成了緊張性精神癥患者直到她們重新聚在一起。重聚后,姐妹兩又回到了大部分時間都只和彼此一起的狀態。

Jenifer非常嫉妒June
雖然兩姐妹出生時間只差了10分鐘,Jenifer還是得把June當作大姐,據June說法,Jenifer非常嫉妒她。或許是Jenifer是小妹的事實才導致Jenifer必須是犧牲者的這個決定。

采訪中她們的表現非常怪異
當Wallace到醫院做采訪時,姐妹兩必須由警衛抬進采訪室,Wallace說她們被警衛象棺材或者木板一樣抬在肩上。她們坐下時眼睛看著地板避免眼神接觸,只有當Wallace問到姐妹兩的作品時她們才抬頭說話。因為兩人的故事確實讓她好奇所以她堅持要做這個采訪,在如此青春的年紀被送進戒備等級最高的精神病院,Wallace說,這就像將少女判去和強奸犯和殺人犯一起生活一樣。雖然姐妹兩起初對W表現拘謹,但她們最后她們和Wallace成為了朋友。

June說她聽見了Jenifer的遺言
June說Jenifer快走時把頭靠在她肩上,Jenifer當時說,我們終于解脫了。如果這是Jenifer的遺言表明她的死亡有意的。Wallace說,她們當時29歲,有一個約定,Jenifer必須犧牲,因為她們說過離開布羅德莫精神病院的那天,其中一個必須放棄生命讓另一個真正解脫。

少年時姐妹兩走路完全同步
11歲時,姐妹兩開始完全同步的走路,當她們走在街上,她們的步伐完全同步,但是如果有人看她們,她們會整個人一動不動直到路人轉移視線。

姐妹倆在學校受到種族歧視者的霸凌
整個小學和中學她們都受到了無情的戲弄,這可能部分增加了她們的孤立感。哈弗福韋斯特鎮上基本都是白人,姐妹兩經常受到關于種族的戲弄,甚至老師還允許她們提前5分鐘放學以免遭罪。

畢業后就躲在房間里
16歲時,Jenifer去了特殊教育學校June從一家青少年援助醫院出院,分開差不多兩年后姐妹兩重聚,當她們回到家人身邊,她們變得越加孤僻,常年把自己關在共住的房間里,母親常不得不從門地下推送信件和把飯菜放在房間外面。這段時間,她們專注于寫作,家人聽見說話聲,笑聲偶爾還有打架聲。但是她們很少看見她兩人,有時她兩會給父母留字條。

June為Jenifer的墓碑題詩
Jenifer走后,June傷心欲絕,她通過一首詩歌表達悲傷和喪親之痛:你我曾是兩個人,我們成就了一個人,你我不再是兩個人,借助生命成為一體,安息。詩歌刻在Jenifer墓碑上。雖然后來的尸檢確定Jenifer死于自然死亡,但包括Wallace在內的很多人仍然認為這是個離奇事件。

Jenifer死后June的社交有所改善
Jenifer走后,June開始和人有了比較正常的社交,1994年她獲許出院,社區也接納了她,雖然她還是很少外出,但已經能和一個獨立女性一樣過上正常很多的生活。她每周都去Jenifer的墓地悼念,繼續吃醫生開的治療精神分裂癥的藥物。

本文譯自 ranker,由譯者 jasmine 基于創作共用協議(BY-NC)發布。


支付寶打賞 [x]
您的大名: 打賞金額:

贊一個 (11)
猫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