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4.07 , 11:00

經濟下行對幣圈的三個影響

于2008年金融危機之中誕生的比特幣,與我們體感相反,至今為止還沒有經歷過真正意義上的衰退;
由于近幾周的發展,不少加密貨幣市場開始趨于融合;
比特幣與黃金的聯系很緊密,期貨與期權正黯然失色,穩定幣則處于上升態勢。

雖然至今沒有人知道這場全球性的疫情會帶來什么后果,但有一個結論似乎能得到大多數人的認可:經濟下行是大勢所趨。三月底,美國政府發布了2萬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4.14萬億元)的刺激計劃,而世界各地的政府也在加大貨幣投放量以求延緩金融危機的到來。

加密貨幣還從未走完一個完整的經濟周期。比特幣誕生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的深淵之中。有一個廣為流傳的小細節:中本聰在比特幣的創世區塊中留下了這樣一段話:“財政大臣即將對銀行進行第二次紓困”,這句話是中本聰首次“采礦”當天《泰晤士報》的頭條標題。

一直到今天,坊間傳言漫天飛,但想要預測經濟下行時期加密貨幣可能面臨的挑戰依舊很難。然而在過去的幾個月中,疫情的持續進行為我們提供了些許重要的思路。

比特幣與黃金的相關性變得更高
比特幣“電子黃金”的名聲已流傳了一段時間。確實,這兩項資產有許多共同點,例如它們的價格都由供給決定,且供應量有限。然而,投資者是否可以將比特幣作為股市動蕩時期投資的避風港,這一點還未被證實。

今年3月15日,紐交所熔斷機制觸發,加密貨幣的價格也猛然下降。比特幣一下失去了自身價值的40%,這一降幅為2013年以來單日最大。而就在同一天,黃金則穩住了自己的價格。有輿論很快指出“電子黃金”這一說法不牢靠,但也許這些人有些武斷。在這之后的幾天之中,黃金創造了單周內最大的跌幅,貶值了12%。

自那之后,雖然比特幣不如黃金回歸勢頭強勁,但兩種資產都慢慢回到了之前的價格上下。加密貨幣數據分析公司Skew的數據顯示,比特幣與黃金開始表現出超過50%的相關度,這也許說明了經濟正處于一個不確定的階段,此時比特幣“電子黃金”的稱號將更加名副其實。

期貨與期權的公開利率受到沖擊
3月12日同時也是加密貨幣市場與金融衍生品市場面臨的關鍵節點。早在疫情成氣候之前,比特幣期貨就已經表現得不錯。據Skew數據顯示,總倉自2019年11月的22億已經翻倍至2020年2月中旬的50億。

3月12日至13日,隨著比特幣價格暴跌,加密貨幣交易所清算了價值數百萬美元的多頭頭寸。

著名的比特幣衍生品交易所Bitmex因為兩次宕機25分鐘而遭到詬病,這意味著交易者在此期間無法進入自己的賬戶,無法加杠桿或進行任何操作來對沖頭寸。兩天之內Bitmex價值1.5億美元的倉位被平倉,這被認為是加密貨幣歷史上最大的長期緊縮之一。

此次的下跌足以見投資者的恐慌程度,有些人甚至放棄了做空。鑒于2019年是加密貨幣衍生品市場最為繁盛的一年,接下來的幾個月中市場將以什么樣的速度恢復,將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穩定幣需求猛增
在疫情帶來的恐慌席卷市場之前,穩定幣是另一種迅速發展的資產類別。由于穩定幣與美元等法定貨幣掛鉤,已成為交易員進出頭寸的首選貨幣。2019年,最受歡迎的穩定幣泰達幣(USDT)的市值從20億美元翻番達到40億美元,從而超過比特幣成為了交易量最大的交易貨幣。

3月份市場動蕩,泰達幣在市場其他部門都陷入困境之時卻依舊堅挺,單在3月下旬,泰達幣的市值就進一步增加了15億美元。同時泰達公司也正嘗試著產出足夠多的穩定幣以滿足投資者的需求。

幣圈人的動蕩時期
眾所周知,即使其它經濟部門一帆風順,加密貨幣市場也極具不穩定性。
然而,3月份讓我們得以提前領略一旦市場發生動蕩,加密貨幣市場會做出什么樣的反應。隨著疫情的進一步蔓延,這些趨勢是否會持續顯現還有待觀察。

本文譯自 bigthink,由譯者 南弗勒斯 基于創作共用協議(BY-NC)發布。


支付寶打賞 [x]
您的大名: 打賞金額:

贊一個 (9)
猫先生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