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4.15 , 09:00

幾個用弱智理由洗白的犯人

1、2015年巴黎火車襲擊案的槍手說自己“無意間”撿到了這把AK47

Ayoub El-Khazzani是2015年巴黎火車襲擊案的主謀,那天他登上了大力士高速列車,隨身帶著一把突擊步槍、近300發子彈、一把全自動手槍、一把美工刀還有一些汽油,想要殺死所有的乘客。幸運的是他的惡行沒有得逞,同車的幾位美國大兵降服了他。

有關當局指出El-Khazzani和一個強硬派伊斯蘭組織關系密切,顯然是在謀劃恐襲,但是Khazzani否認了這些指控,并辯解自己只不過是個無家可歸的流浪漢,是“無意間”在一個公園中發現了這些軍火。而且,據稱當他得知這些顯而易見的恐襲行為被叫做恐襲行為時“目瞪口呆”。這顯然是如今許多大都市面臨的垃圾問題之一:一大堆游手好閑的飯桶圖省事兒不做垃圾分類,而把不要的槍支隨手一丟。也希望法國政府能夠有所作為,使勁兒罰罰那些亂扔子彈的混蛋。

2、和海豚啪啪啪的男子說是海豚勾引了他

Malcolm Brenner從1971年開始和佛羅里達水族館里一條名叫Dolly的雌性海豚發生關系。直接把這事兒撂出來是有點不妥,但真沒什么婉轉的方式來含蓄的表達艸海豚這事兒。Brenner聲稱,持續了一年的這件“風流韻事”絕對不是虐待動物,因為是Dolly勾引了他。他進入Dolly的水池不是為了和它來一段《水形物語》,但是Dolly通過“心靈感應”向他傳達了自己的欲望,甚至還在他的身上“蹭自己的銀護”。他又能怎么樣?不和它來一發?換誰也忍不住啊。

事實上,用Brenner的話說,Dolly是個不折不扣的虐待狂。如果他拒絕了它的殷勤,它會“暴揍他一頓”,還曾經把他推進近4米深的水池里。Dolly還曾經身體把Brenner的女友拋出水池外。似乎符合邏輯的做法應該是不再進入這個有著強奸犯海豚的水池里,但我們也不是要責怪受害者,Brenner也根本不把自己看做是受害者。他會開心的向你推薦他的自傳《水中女神》(咸濕女神(誤)),不過這書名有點讓人開心不起來,原因有很多,更多是因為這是他能泡到的唯一女神了。

3、被指控性侵的醫生辯稱只是“忘了洗手”

大多數的性侵案件想要證實有點兒難的讓人煩躁,但在被藥暈過去的受害者體內發現了David Newman醫生的小蝌蚪之后,案情走向似乎應該是板上釘釘了。可是,Newman卻告訴警方說,自己只不過是在治療病人之前在休息室里擼了一發,然后卻忘記洗手了!

退一萬步講,就算他說的是真的,那也太膈應人了。什么樣的醫生會在治療病人之前不洗手?顯然還TM沒戴手套?尤其還是在擼完一發以后?他自己就完全意識不到么?我們就不繼續這一連串的小問號了。

重點是,無論如何這里都發生了數起罪行,就算沒犯法也違反了公共禮儀。但是,后來又出現了4名受害者,揭示了Newman的罪行可比《美國派》的次要情節要罪惡的多。最終他被定罪性虐待,被判有期徒刑2年。

4、一名男子聲稱阿布扎比警方向他發放兒童澀情

當Hani Al Askari攜帶300部視頻和近100張兒童澀情照片想要入境加拿大被捕時,他發誓自己只是幫一個朋友拿一下。真是老掉牙的開脫了,但這位準難民卻堅稱真的不是看起來那樣:他的那位朋友是阿布扎比的警察。看起來背后的故事似乎成了“阿布扎比警方隨機向路人分發兒童澀情”,但Askari聲稱自己是警方的電腦專家顧問,拿到這些也是工作內容的一部分。

這不是說陰差陽錯抓到了一票兒無辜的人,所以Al Askari拿不出他所聲稱的證據也不足為奇。他號稱想要聯系跟他對接的警官,但是出于某些原因,那個人一直沒回復他。或許Al Askari之前用這招成了一次,所以他才會心存僥幸。也可能他曾經趁亂當過漏網之魚。無論是哪種情況,Al Askari都沒能提供他所說的警方指令,還有那些“警方材料”。他說,這些都在他的硬盤里,但是找起來比較麻煩,得花上幾周的時間。法官可沒這么多時間陪他演戲,最后判處了他有期徒刑18個月。

本文譯自 Cracked,由譯者 Diehard 基于創作共用協議(BY-NC)發布。


支付寶打賞 [x]
您的大名: 打賞金額:

贊一個 (13)
猫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