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洞 No.4554674

Mato 發布于

前天從母親那里了解到他和父親結婚的原因:我的外婆是一個裁縫,我的父親是店里的學徒,在某個夜里,我的母親被喝醉酒的父親“欺負”了,保守的長輩就因此讓他們結婚。

聽完之后我覺得好笑又可氣,本來就是不被祝福的婚姻,為什么要在一起,但是這就是的的確確就是我出生的緣由。

在我小時候的記憶里,母親永遠在裁縫店工作到很晚回來,而父親永遠是醉酒的樣子,半夜帶著酒氣回家,又哭又笑,發酒瘋砸門,又或是拿著菜刀要往陽臺下跳。我記得我母親身上好像總是有淤青,但大腦的保護可能讓我模糊了一些不好的回憶,但是我永遠記得父親那張眼淚鼻涕一起流的臉。

我的母親有一個哥哥一個姐姐,她的家人除了她都信仰基督教,我的外婆和大姨也就是我母親的姐姐,甚至是本地教堂的提供者。可能是因為婚姻身心俱疲,又可能是他們的祈禱真的起了作用,抑或是兩者都有,母親從我小學一年級開始信仰基督教。從這開始,她每個星期五的晚上和星期天的早上都要去做禮拜,有時候也要帶我去。父親的反復無常使得我母親對于信仰追求更加迫切。從此家里多了新的場面,父親在客廳里耍酒瘋摔東西的同時母親在書房里跪著禱告。

事情在我四年級的時候發生了變化,有人找上門來說我父親拿房子做抵押借了20w的高利貸,我的母親知道之后直接帶我回了娘家。之后,放高利貸的人把我父親也從家里趕了出去,把房子的裝修全部敲爛,又派人住了進去。我至今沒有再回那間屋子過,我的母親直到現在也不知道那20w被父親拿去做什么了。



[ 廣告 ]
猫先生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